实时制作摘要指南

当下有一门学科在众多行业中都激起了不同的反响,不但出台了严肃的白皮书,而且还成为了YouTube评论中的热门话题,这就是实时制作(real-time production)。

然而在所有的讨论 - 包括我们在Foundry 趋势的讨论里,或许都很难从“实时”中找出构成了生产制作的实质内容,以及目前能够实现的革命性技术。

涅槃式的重生

那么在开始严肃对待之前,首先让我们稍稍后退一步来看待。实时制作带来的所谓“必杀技”究竟像个什么样子?

超越以往的更出色预演,让导演能够在到达片场之前,就提前试拍核心序列。一种经济有效的方式,去完成创建和迭代,而无需再将工作室的预算浪费到多次重拍之中。

导演将因此在非常逼真的虚拟片场中拍摄演员阵容。演员们则是如同置身于实景之中一样进行表演。在拍摄中,导演可以不断的重新构图,来搜索完美的镜头画面。通过快速查看监视器,演员们很快就能看到自己在完美渲染的虚拟世界中的表演,并且还会呈现出完美的角色。于此同时,相应的指导还可以立即进行。

后期制作也有望因此而永远改变。因为在开拍前,大部分的视觉特效工作就将会进行了。由此,从最初创意到最终剪辑的流程连续性也将会有了显著的提高。

假如这便是理想中的实时制作,那我们现在处于哪个阶段了呢?在此刻,是否真的存在实时制作了呢?

电影置景和实时制作

实时的哲学

如果实现了“实时制作”,那么无论技术的复杂程度如何,创造新图像所需的时间都应该为零。然而照这么来说,我们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不过,持续的创新已经意味着我们越来越接近这个目标了。而且我们确信实时制作将为生产过程的三个阶段, 即前期制作(预演)、片场制作和后期制作带来显著并切实的效益。

高级的预先可视化(预演)

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出现以来,预演“pre-vis”已成为电影制作流程中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这种采用简单资产来进行预演的历史级轻量方式,如今反而阻止了其自身发展。由于受到计划速度的限制,导演们很乐意使用粗糙的模型和简单的几何动画来完成预演。

不过,随着实时预演的进步,导演们不必再继续对质量妥协了。他们可以借助实时回放和高品质的资产,来高保真地完成拍摄。而这些高质量资产均可以用在片场和后期制作等任意阶段。

在《阿凡达》的拍摄中,便能看到这方面的早期案例。詹姆斯•卡梅隆专门为此制作了软件,以便想象出在10英尺高的外星人面前,演员该如何在空间中互动。此技术已做到了即时完成,而无需再将场景发送出去花一天时间进行渲染。这充分体现了该技术的发展程度。

实时制作实现了不同以往的流程融合,从而能完成更广泛的电影联合制作。稍后,我们将回过来看片场中虚拟制作的概念。实时技术与预演、片场置景相结合的案例,如《星球大战:侠盗一号》。在这个片段中,可以看到导演Gareth Edwards正在运用虚拟摄像机为影片中的太空战序列设置镜头。当然了,此这部分战斗序列已在前期预演过了。

片场,虚拟制作

虚拟制作在片场中的广泛应用,正是实时制作技术俘获了业界想象力的一个方面。那么为何不去运用呢?当在绿幕前或与CGI角色、环境相交互时,就能让导演和演员获得快速准确的反馈,这样的前景当然是非常令人兴奋的。并且这也意味着有望终结那些在后期阶段才发现问题的情况,而避免了再次匆忙安排(更别提高昂的代价)重拍的情况。

如今一些电影制作人已经在运用这项技术了。John Favreau在制作《丛林之书》时,便完全面对绿幕进行了拍摄,只有一个真实人物——森林王子。该人物,由出色的年轻演员Neel Sethi饰演。此项技术被大量的运用。只用跳转到本段视频的8分30秒,便能看到此项技术的使用情景了:当Neel走过绿屏舞台时,监视器中则显示出了他在满是野生动物的景观中漫步的画面。

然而正如视频展示的那样,在虚拟制作中所使用的CGI模型品质仍然相对较低。这也表明了虽然目前可以进行实时制作,但尚且不能生成高质量的电影视觉效果。

摄像机镜头

后期制作将会因此而终结吗?

虽然不太引人注目,但也许实时制作在行业的影响方面,更为重要的是未来有可能颠覆整个电影制作的流程 - 甚至开始宣告后期制作的结束。

为了让实时制作能高效地运作,绝大多数的视觉效果工作必须在开拍之前提前完成。只有这样才能让实时制作的场景具备了足够高的质量,以便包含在最终剪辑中 - 或被视为“最终像素”。

在过去的100年间,我们已经看到了电影业中的人力资源中心从前期制作阶段(置景、木工和其它技术行业形式),转移到了后期制作阶段。然而采用实时技术,有可能再次实现逆转。

来自雪佛兰和虚幻共同创作的《Human Race》项目展示了这个新生想法将如何开始腾飞。本项目在加利福尼亚的街道上对一个特别制造的实体汽车底盘装置进行了拍摄。该装置被称为黑鸟(Blackbird),在其之上,则可以放置大量预先建造的照片级真实的车体。 

之后就可以根据电影制作人天马行空的创意和不同的品位,对剪辑中的汽车模型、颜色、装饰和其它配件等数几秒钟内完成更改。而且这其中还自带了素材的实时渲染选项。

理论上可行,但在实践中...

从纸面上来看,实时制作确实很令人兴奋。然而,正如已故棒球传奇人物Yogi Berra所说:理论上,理论与实际之间并无区别。但实际中,两者之间的差别当然存在。

正如我们所提到的那样,实时制作仍然需要克服诸多的重大障碍,才会被当作传统生产流程的有力竞争者。借助技术的发展,并征服及持怀疑态度的导演们。

Foundry 趋势也将在未来几周内一同探索这些方面,并近距离了解那些推动了技术进步的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