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courtesy of CGF

来自俄罗斯的热爱:VFX工作室CGF

北美和欧洲工作室一直以来总是主导了各种颁奖典礼和专栏。对此,您或许也能予以理解,因为那毕竟是行业萌发和发展的地方。然而视觉特效作为一项全球性的事业,世界各地都在创造着令人惊叹的作品。

CGF就是这样一家公司,它为俄罗斯的视觉特效行业树起了一面旗帜。而且,他们在预算方面,也完成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工作。Foundry趋势为此专门走到东方,来详细探寻了更多的细节。

Foundry 趋势 (FT): 在过去十年中,CGF已发展成为俄罗斯最大的后期制作公司。那究竟是什么推动了这方面的发展呢?

Alexander Gorokhov, CGF 首席执行官(AG):我们的工作室成立于十三年前。最早接到的项目之一是《守夜人》(Night Watch),该片一上映,就获得了空前的成功,并打破了俄罗斯电影票房的每一项记录,成为有史以来票房收入最高的俄罗斯影片 – 甚至超过了指环王等国外发行的影片。几乎在一夜之间,激起了俄罗斯人对视觉特效的专业兴趣。

我们从没设定去成为国内最大或最好的VFX公司等目标。我们只想与最好的导演一起开展超酷的项目。就个人而言,我觉得与Eldar Ryazanov合作很有意思。他的作品深受俄罗斯几代人的喜爱。早在我父、母亲相遇之前,他就拍摄了第一部作品。我们喜欢去制作各种类型的作品:历史片、冒险片、流行大片、戏剧等等 – 忽然的,我们甚至不曾注意到,就已经成长为了今天被称为CGF(前的CG Factory )的工作室。

CG Factory 团队

FT: 那么一路走来,曾面对过什么重大挑战吗?

AG: 在2012年初,我们知道必须完成一些重大的项目才能向前发展,否则我们就将会达到增长的上限。但我们发现,需要的是一种渐进式的工作方法。因此,我们建立了自己的流程,并采取了类似于大型世界级工作室中所使用的流程。

此外,我们还提高了预期标准,并要求每个新项目的最终成果,都得比前一个更出色。每个角色都应该比前作更好,更复杂,也更丰富。通过遵守这些规则,我们开始逐渐实现了目标。

FT: 您认为最大的成就是什么?

AG: 获得的奖项挺多的,特别是我们还曾连续两次赢得“金鹰奖”(这在俄罗斯相当于奥斯卡奖了。而CGF是唯一的一家因为VFX而获奖的公司)。不过,我们最大的成就是,在2014年成功拯救了工作室。

当时我们正处于危机之中:卢布大幅贬值。但我们完全在使用国外的软硬件。而且由于市场价格保持不变,因此,开支突然增加了3倍。这是一个艰难的时期,不过,我也为我们最终适应并生存下来了而感到自豪。

此外,我们成功扩展了业务范围又是另一项成就。自2015年以来,CGF一直是多个项目的联合制作。目前正在制作的一个项目是《Konyok-gorbunok》(The Humpbacked Horse),此作品基于备受喜爱的Pyotr Yershov诗歌作品而创作 - 我们对此,也感到非常兴奋。

FT: 俄罗斯CG行业的主要不同之处是什么?

AG: 东欧的VFX行业是由爱好者创立的。从来没有外国专家,来我们告诉我们该如何“正确”做事。因此,这实际上成了一个“自学成才的行业”。这也就是为什么有时我们与西方同事的思维方式不同,以及他们有时会认为我们有点难以琢磨的原因。

但通常情况下,我们不同的做事方法,也会带来惊喜 - 因为客户都还从来没想过竟然会是这样。当然,因为我们并不知道其他人的完成工作的方法,所以就一直按自己的方式来做事了。有时候,我会觉得与其他人相比,“我们的方式”更快,也更容易。

FT: 该如何进一步发展俄罗斯的视觉特效行业呢?

AG: 我们知道自己能与西方的电影工作室相竞争,我们曾完成了《宾虚》(Ben-Hur)、《硬核亨利》(Hardcore Henry),《阿波罗18号》(Apollo 18)、以及《超能失控》(Chronicle)等跨国项目。然而,能完成一个真正的“A级”项目将依然是非常有益的,而且这样也会自然而然的推动国内CG行业的发展。

当然国内的CG行业,也将会以全球行业发展的方式而发展。正是在这个行业中的技术、科技和艺术之间的相互交织,才最终让神奇的想法得以诞生。技术的进步正在扩展叙事的极限,但伟大的故事也会将技术推向新的方面。

比如说,在《星际穿越》、《机器姬》、《银翼杀手2049》或者《猩球崛起3:终极之战》等虚幻故事中,电影里都有着非常出色的CG效果。

FT: 在吸引年轻人加入这个行业方面是否存在挑战呢?

Tatyana Kirsanova, CGF Camp 制片: 目前,该行业尚无许多正规的教育途径。因此,我们建立了一所在线学校,按照我们自己的高标准来教育学生。此模式已经被证明了是一种行之有效的方式。极大的帮助了那些对行业感兴趣的人,甚至是我们自己的员工提高了技能。

去年夏天,我们还推出了名为CGF Smart Camp的新项目。我们带了一群10到17岁的青少年到保加利亚。而我们工作室的老师则教授了其中的重点CG课程,并通过激励高中生来提高VFX的知名度,我觉得这是抓住年轻一代兴趣的最佳方式之一了。

FT: 您是否曾踏入过除传统视觉特效之外的领域?

AG: 我们对虚拟现实(VR)也非常感兴趣。最近的一个项目《太空行者》(spacewalk)就是一个关于首位进行太空行走的人类(苏联宇航员阿列克谢•列昂诺夫)的历史项目。我们为这项工作感到自豪,而且该作品也在世界各地的许多电影节上取得了成功。

CGF-Innovations 的项目经理和工程师 Vyacheslav Tyutyugin:我们一直在致力于自己的产品开发。我们的创新成果之一是ViewGA,这是一个软硬件的综合系统,能让我们实时添加CG和VFX。而《太空行者》正是利用它完成的第一个项目。此系统允许导演和工作人员看到演员如何与宇宙飞船、地球相互动。此技术,还被用到了其它电影中,如《三秒钟》(Three Seconds)

CGF-Innovations首席执行官Dmitriy Shurov: 我们正在进行中的《Konyok-gorbunok》项目,再一次挑战了复杂3D角色的创建。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将使用“Nimble” – 这是一套我们自己的动作捕捉(mocap)系统。该系统旨在自动化完成CG角色、说话的动物以及虚构英雄的面部表情动画。

我们最初是针对电影《Naparnik》而开发了Nimble。因为在当时,虽然市场上已有动作捕捉系统,但却无法满足我们的需求。这些角色中的大多数,都只是用于游戏或电影中的背景角色,但我们却需要创作一个当担电影主角的CG小孩。作为全俄罗斯这么操作的第一人,这也是我们将继续改进的一项有益挑战。

3d 中的星球

FT: 您希望和哪家外国电影公司合作呢?

AG: 漫威(Marvel)。那将会很酷。不过实际上,我们很希望与能给我们提供新类型有趣任务的人一起合作。现在,我们已经能创作视觉特效场景中的各个方面了 – 因此,我们希望能去参与更高层次的作品。

不幸的是,俄罗斯电影业有限的预算并不能给我们这个机会。我们最近在中国,在那里我们与顶级电影公司的主管进行了很多对话。有人告诉我他们发现事情很难:因为预算不能超过3000万美元,否则电影就不会盈利。当听到这个消息时,我感到非常震惊 - 他们的预算已经是我们预算的六倍了!然而,对他们来说仍然很难。那您能想象对我们来说有多困难吗?

FT:最后,您看到了什么有趣的视觉特效趋势?

AG:人工智能(AI)正在发展中…我们期待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能看到更多基于AI创作出的内容。那这会给行业带来什么样的推动呢?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我们成为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时代的见证者和部分创造者。不过有一点我敢肯定 – 那就是我们还没有充分发挥了视觉特效的全部潜力。

 

CGF选用的是来自Foundry的Nuke。您也想亲自体验这款市场领先的工具集吗?在此获取免费的30天试用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