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借Nuke、Ocula和Mari,Pixomondo成就了奥斯卡获奖影片《雨果》的视觉特效

© 2011 Paramount Pictures. 图像由 Pixomondo 提供。

Pixomondo借助Nuke、Ocula和Mari鲜活的重现了雨果的黄金时代

为实现《雨果》中独特的,史诗般3d历险的艺术化视觉景象,Martin Scorses转而选择了国际化视觉特效公司Pixomondo。本片在发行后,很快便收获了无数的好评,有史以来首次获得奥斯卡奖(AcademyAward®)提名并最终获奖。 

Pixomondo在洛杉矶、巴吞鲁日、伯班克、伦敦、上海、北京、柏林、法兰克福、慕尼黑、斯图加特、汉堡和多伦多都设有分支工作室,而且在跨日期变更线和时区性的提供高效协作式的工作流程方面,一直具有着良好声誉。正是该公司的24x7的全球化工作流程,最终在预算内按时完成了《雨果》。

该公司的出名作品包括有《超级8》(Super 8)、《速度与激情5》、《红色机尾》(Red Tails)以及《美少女特攻队》(Sucker Punch)等。此外,他们还参与了Marc Webb的《franchise reboot》、《超凡蜘蛛侠》等。

独立的行业资深人士Rob Legato在过去曾与Martin Scorsese一起合作过多部电影,后来担任了《雨果》的视觉效果总监,并与Pixomondo团队密切合作。

我们专门拜访了Rob以及Pixomondo 的DXF总监Alex Henning, 一同揭开Foundry软件如何帮助成就了如此出色的作品。

整个影片共有800个视觉效果镜头参与了最后的剪辑,此外,还有着处理立体素材的工作压力。为此,团队不得不全力以赴来确保流程的设置,足以应对《雨果》的规模和复杂性。项目的高峰时期,在Pixomondo的全球站点中,共有上百名合成师参与了工作,所有的合成工作都在Nuke中进行。

“当Nuke刚开发出来时我还在Digital Domain工作,很高兴看到它在这个行业获得了如此良好的发展势头。Nuke能够利用通用化的语言跨站点、甚至跨国家建立起流程的能力真是一个巨大的优势。”Legato说到。

Henning阐述说:“Nuke有着出色的自定义能力,那当然是Pixomondo的理想工具了。每个机构都有定制的需求,每个项目也都有独特的需求。而Nuke也正好为我们提供了处理这些方面所需的灵活性。”

运用Nuke中Ocula创作出的立体式的伦敦景观

创作高品质的立体图像

对于受人敬仰的导演Martin Scorsese而言,《雨果》所代表的不仅是一种流派的转变。这更是向他崇拜的早期电影时代致敬,并实现3D电影创作梦想的机会。

《雨果》最初构想就是制作为立体电影。因此,3D的质量和深度有了很大的提升。虽然Pixomondo之前曾参与过一些立体项目,例如《青蜂侠》(Green Hornet)中的一些镜头,但《雨果》的工作量远远超过了之前的作品。

Henning很久前曾在After Effects中完成过一些立体的工作。不过,这一次他终于能够在Nuke环境中熟练进行立体制作了。他说:“在Nuke内,有很多手段可以增强立体感。而且都非常棒,非常直观。”为了处理好现场立体拍摄带来的一些不可避免的问题,他还将Ocula引入了流程之中。

Ocula工具集适用于Nuke环境,可解决立体图像中包括对齐、视差差异在内的各种常见问题,提高生产力,并最终创作出更出色的3D观看体验。

Ocula和Nuke的强大组合,让团队实现了创新并开发了新方法。这部电影的特色中,有着一系列的闪回,这些画面需要陈旧的、颗粒感外观效果。

Henning说:“DOP Bob Richardson想要开发一种老旧式的立体电影效果。因此,这在颗粒感方面将会略有不同。为此,我利用Ocula视差图,首先创建出了图像的深度图。之后再运用深度图,将纹理映射到每个角色之上。左右眼视图虽然使用了相同的图案,但都根据视差图进行了水平偏移。这样就创造出了附着在物体上而不是悬在空中的颗粒感了。这个效果完全是在Nuke和Ocula中创建的。”

而且该团队还有效的利用了Ocula 2.2中的色彩匹配器,解决了立体拍摄中的偏振问题。

能在立体环境中合成镜头非常方便。

Nuke和NukeX的优势

Pixomondo 同时具有 Nuke和NukeX授权,因此能在项目中充分运用NukeX的附加功能。 Henning解释说:“我们充分利用了NukeX授权,而不再使用额外的外部工具了。得益于Nuke提供的脚本化和自动化功能,我们能够一直保持在Nuke环境中工作,这真是太好了。只要设置好了配置文件,那您就可以轻松地反复操作了。例如,进行代理文件的批处理和去除颗粒感工作,或者使用镜头畸变节点来去除素材图板中的畸变。而且Nuke 6.3版中用于图板准备的新降噪功能效果也有了很大不同。相比之前,又有了巨大的改进。”

他继续说到:“我在NukeX中最喜欢的功能是镜头畸变 - 我是该工作流程的忠实粉丝。”我们将运动匹配外包给了Yannix,在之后交付回来的镜头里Nuke镜头畸变节点与每个运动匹配都相互搭配。当需要追踪时,Cameratracker对于合成而言,就非常不错,而且还并不一定需要来自Maya或Max中的元素。你可以在NukeX中就完成全部追踪。我看到了应用范围不断扩大,而且Foundry还在不断改进它,这当然应该是我们的首选了。而对于立体解决方案那更不必多说,不断提高的摄像机导出能力,使得它成为了我的赢家。”

片场中的Nuke和Ocula运用

由于这部影片的故事重点是奇异的景观,所以在拍摄期间,团队能否轻松地制作出大致的立体视频版本至关重要。

为此,Legato和Henning在《雨果》的片场协同工作了三个月。Legato说到:“Alex和我使用Nuke、Ocula和预演环境,对摄像机刚刚完成的拍摄进行渲染,为Marty 完成立体临时效果的快速流转查看。

Henning补充道:“在Rob拍摄第二单元时,就能够快速合成好立体镜头,这非常方便。我们可以让Marty先快速确认一些东西,然后继续进行下一次设置,而不必担心他是否满意我们刚刚完成的部分。”

Nuke用于在片场中重新创建影片的自动色彩范例(autochrome examples)和复杂的3D查找表(3D lookup tables)。只需利用HDMI线将笔记本电脑连接到立体监视器中,就可以快速回放素材了。

Pixomondo的九个办事处都参与了《雨果》的工作。在Grossman的监督下,洛杉矶办事处首先使用Nuke和Ocula完成图板的准备工作,并将各镜头分解为不同的单一工作,之后根据每个镜头的技能要求,来分配给全球的Pixomondo团队。 Henning评论说:“这项工作从来没有停止过。协调是一项全职的工作。因为随时都有人处于清醒状态,并在工作之中。因此,无论您什么时候登录,都会有一些内容可以审查。”

在影片关键序列的制作中,也引入了一些具体的地点。其中,雨果在梦中变为机器人的桥段中就引入了法兰克福,而斯图加特则运用到了雨果被挂在火车站外大钟指针上的序列里,而火车碰撞序列则是引用了柏林。

《雨果》中CGI 和VFX 的幕后场景

运用Nuke来创作开场序列

Henning所在的伦敦工作室负责制作了开场的镜头。这个令人印象深刻的镜头首先从巴黎的天际线摇下,之后进入火车站,穿过人群熙然的站台,落在火车站大钟的指针里,雨果那双目不转睛的双眼之上。为了让这个场景生动起来,Pixomondo不得不从头创建出了整个巴黎的CG场景。此外,还按照导演的设想,赋予了20世纪30年代的“工作室底片图像”风格。

Nuke在创作这个序列时扮演了重要角色,Henning说到:“在这个标志性的开场镜头中,要把人们(在跑步机上用立体拍摄完成)合成进火车站平台,就非常具有挑战性了。为了实现这个,我们首先在Nuke中设计了一个混合式的重投影系统来进行定位、动画,并重新渲染出演员的立体画面。这样,我们就能做到在场景中移动角色时,不仅继续保持了对象内部的深度,同时还能调整镜头中的整体性立体设置。”

《雨果》中的很多摄像机装置,也都是在Nuke中完成的。Henning说:“我制作了在火车站中的飞越镜头,在这整个镜头期间,立体的数值一直在发生着变化。 首先是利用18英寸的轴间距,给城市带来深度感。之后在进入车站,沿着平台向下移动时,降低到了2英寸。等到了最后转向大钟里的雨果时,降低了1英寸。此外,我们还需要混合运动匹配的入点和出点(设置区域),同时将原本内八字式的物理摄像机装配,转换为通过偏移胶片底片来设定收敛值的平行摄像机。我在Nuke中完成了摄像机的工程学及数学设置,并将其传递给其他艺术家,以便在Maya中重建,之后我们再将CG元素渲染出来”

将Mari引入流程

伦敦工作室正是因为《雨果》影片项目的进行才刚刚成立,这刚好也给资产团队提供了一个相当干净的平台,可以自主的寻求艺术家将要装备的软件。

Simon Britnell是Pixomondo伦敦办事处的资产负责人。在《雨果》项目中,他负责了伦敦工作室的模型和纹理输出,并帮助管理Pixomondo在其他地方创建的资产。他的团队负责处理了车站内的大部分场景扩展,大部分车辆、道具和铁路机车车辆,以及许多复杂的时钟模型。当然团队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在飞雪连天的巴黎上空飞跃的开场镜头。

Britnell 评论说:“我们试着在2d和3d方面,灵活的处理艺术家对软件的偏好,不过最终所有内容依然是通过Maya(V-Ray)向Nuke中传递。除了我自己外,我们还有一位专职的纹理艺术家,他在整个项目中都在广泛使用Mari。”

Pixomondo在《雨果》的许多资产上都采用了摄影测量建模和纹理投影技术。Mari简单直接的照片参考投影和接缝混合功能,也通过此次项目,被证明了是软件的重要优点。

尽管在制作《雨果》时,Britnell 仍然是Mari新人,但他很快意识到Mari有着众多的优势。他说:“在Mari中,可以很轻松的预览颜色、高光、凹凸效果。我还可以在渲染前,就预览到该如何让纹理做到最好,甚至还能探索应选择哪些通道选项,来给视觉开发团队带来最佳的效果。通过着色器系统,可以很轻松调整结果,而且也使我理解了如何更好地制作贴图,或者怎么一起工作得更好。

但我从Mari视图中,就能获得了非常好的结果。要是观众没能分辨出那不是实拍素材,那么,我的纹理工作就已经到位了。”

Britnell还赞扬了Mari能通过一个存档包,就管理好所有纹理工作的能力,认为这也是一个重要优势。 “当涉及到更新、更改请求或在一段时间后又需要返回任务时,这项功能就将使工作变得更加容易。在项目中包含了所有的参考资料,您可以快速测试工作状态,并相对更容易地导出更新。而像快照等新功能,也将在未来的工作中进一步发挥作用。

“我自己在《雨果》上使用的是Mari 1.1v2。当升级到Mari 1.3后,我发现速度又有了提高。这一点在烘焙和着色器之间切换时显而易见。每一次发布,都让Mari变得更加先进了。”他补充道。

“我对Photoshop有着多年(数十年)的依赖,这是之前纹理工作流程的基础。我此前也曾使用Cinema 4D的 Bodypaint进行纹理投影和接缝修复。我承认过去也曾怀疑艺术家能否成功转型将Mari作为他们的主要应用。虽然现在Photoshop如同整合了纹理绘画功能的其它3D软件一样,仍然能发挥一定的作用,但Mari正随着版本的更新,而逐渐成为完整的纹理解决方案。并且大有成为电影VFX行业最重要的专用纹理工具的趋势。展望未来,我们计划实施更强大的照片建模流程,并利用不断发展的Mari / Nuke连接,来更好地提供直接对接到合成的模型和纹理资源。”Britnell总结说到。

了解Martin Scorsese如何利用Nuke在《雨果》中将真实与CGI融为一体

与Foundry合作

在伦敦拍摄《雨果》期间,Foundry首席科学家Simon Robinson与Grossmann、Legato和 Henning一起展开了合作。为在《雨果》等项目中运用Foundry软件的工作室提供支持,一直是Foundry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种参与也让公司能够不断学习和探索改进其软件产品。

Henning评论说:“对我而言,一家公司的支持响应能力非常重要,Foundry在此方面绝对出色。我感受到了来自团队的出色支持,他们在整个项目过程中都给予了很大的帮助,而且Foundry的朋友们都非常富有协作精神。”

影片《雨果》在优化最新版的Ocula中起到了指导性的作用,而Pixomondo 的团队成员们在Ocula 3.0的beta版周期内也十分活跃。最终,像立体版的重定时间等新特性已经引入,以便加强未来的立体项目创作。

Alex和Rob在最近的故事片单元中荣获了VES的最杰出视觉特效奖,而影片也获得了2011年度的国际新闻学院卫星奖(International Press Academy Satellite Awards)。在团队庆祝这一表彰,并荣获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奖的同时, Foundry也很自豪能够在这样开创性的电影中留下自己的名字。

这部电影是对首位VFX总监的致敬。 “乔治梅里埃斯发明了我们今天仍然使用的词汇。他是一位令人难以置信的魔术师。即使今天我们已经知道了很多,但有时在想要弄清楚他是如何实现之前,还是得三番五次的去观看他的作品。”Legato解释到。

Henning最后总结说,创作出色的视觉特效已经前所未有的重要,而Foundry的软件对于《雨果》的成功同样不可或缺。

创作出色的视觉特效已经前所未有的重要,而Foundry的软件对于《雨果》的成功同样不可或缺。